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www8029com > 中国历史 > 正文

哪位少将阵前遭免职,对越作战军事谋划的几次

时间:2019-11-01 17:31来源:中国历史
原标题:对越作战军事谋划的几次重要会议 20日晚,军区前指发布命令:南集团和北集团部队会合后,由北集团指挥员统一指挥攻城战斗。吴忠正准备率指挥所由东溪向高平开进,指挥

原标题:对越作战军事谋划的几次重要会议

20日晚,军区前指发布命令:南集团和北集团部队会合后,由北集团指挥员统一指挥攻城战斗。吴忠正准备率指挥所由东溪向高平开进,指挥攻城战斗,但是一封电报却让他措手不及。

作者:E网情深

1977年9月,吴忠被任命为广州军区副司令员。他上任后不久,边境地区形势日趋紧张。作为分管作战事务的副司令,根据军区党委的决定,吴忠于1978年夏天前往广西,视察边境地区的战备工作。

1978年9月北京总参谋部组织了有广州军区和昆明军区参加的讨论“如何对付越军侵占我国领土的会议”。主要内容是针对越南驱赶华侨,制造边境冲突,需要研究对付的办法,并向党中央提出意见。

1978年12月9日,广州军区司令员许世友从北京受领任务返回广州,并于11日主持召开军区作战会议,正式传达中央军委的作战预令。吴忠在会上主动请缨,到一线指挥作战。

情报显示越南不断向边境地区增兵,1978年又从河内以南向北部增援了两个步兵师,在北方原有一、三军区的基础上增加了第二军区。中越边境共1347km,存在归属争议问题78处,总面积70平方公里,其中广西段40处,20平方公里。1978年8月25日18点35分越南占领了我国领土浦念岭,并布置了三道防线,派兵400人驻守。会议先准备一天,底下看材料,然后在总参作战部(一部)的组织下进行讨论,两个军区先分别做情况汇报,然后总参情报部(二部)通报越军最新动向,情报部指出越军即将入侵柬埔寨的动向。

作战会议结束,许世友将军区的领导留下来,研究作战指挥分工,决定:由许世友和军区政委向仲华率军区机关部分同志在广西南宁设立军区前进指挥部。军区的几位副司令员到一线主要作战方向上,开设军区前进指挥所,协调指挥各个方向的作战行动。

接着,总参作战部提出一个惩罚越军的初步方案,交给与会人员讨论,并让大家再准备一天后讨论。讨论中主要形成了两种意见,一种是只打重庆(在越南高平省),因为靠近边界,是个突出部,守敌就一个团,好打。另一种是规模可以大一些,将越军打疼(这个设想还是要远远小于后来的计划)。会议只是听取意见,供中央领导决策,并没有形成最终作战方案。广州军区的参加者是参谋长周德礼。

吴忠的请求得到了批准,军区党委决定派他到龙州方向,统一指挥广州军区南集团部队,准备担负向高平实施主要战役突击的任务。

图片 1

12月底,吴忠到达广西龙州,指导南集团部队进入紧张的临战训练和准备。

许世友和周德礼

作为人民解放军第一个机械化师的师长,他是全军为数不多的精通诸兵种协同作战指挥且具有实践经验的将领。因此,指导部队进行诸兵种合成作战训练,检查炮兵、坦克装甲兵、舟桥兵等技术兵种的战备状况,他是熟门熟路,得心应手。

1978年11月22日,周德礼和广州军区副司令员吴忠,第二次到北京参加23日由军委总部(这次不是总参谋部了,说明规格升级了,当时的总参实际只相当于陆军的总部并不直接指挥海空军)召集的有海空军领导人及广州,昆明军区等同志参加的会议。参会人员首先在会上看到了最新的材料,11月1日越军又占领我国庭毫山地区,打伤我方人员12人,抓走8人,后来枪杀了6人。会上认真研究和讨论了作战方案。并决定广西方面参战的海陆空军部各部队统一归广州军区前指指挥。同时,广州军区司令员许世友和政委向仲华也到北京参加中央工作会议。

广西方向自卫还击作战预定区域,东起广西东兴县,西至那坡县,南至越南北部的高平、谅山一线,东西长637公里,南北宽50多公里,面积3万多平方公里。

1978年12月7日中央军委召开扩大会议,决策发起惩越作战,以多击少,用牛刀杀鸡,速战速决,震摄越南侵扰中国边境及在东南亚进行扩张的气焰。参加者有广州军区司令员许世友和政委向仲华。12月8日,中央军委下达了对越自卫还击作战的战略展开命令,向中越边境集结部队,选择越南境内浅近纵深目标,以3-5天的时间,歼灭敌军1-2个师。12月9日,许世友被中央军委副主席邓小平当面点将,委任为东线广西方向总指挥。并接受了书面命令,命名明确规定限参战部队于1979年1月10日到达指定位置。许世友接令后当日即飞回广州。

自卫还击作战的第一阶段预定作战区域,是与中国接壤的越南高平省。

图片 2

根据地形和越军的部署情况,广州军区前指决定:参加高平地区反击作战的部队分作南、北两个作战集团。战役的基本设想是:在击退入侵广西边境的越军之后,以少数部队在朔江和茶灵方向佯攻,牵制越军主力,集中南、北两个集团的主力,避开越军主要防御方向,从高平东南和西北越军兵力薄弱之处,突破越军阵地,南北对进,钳击高平,多路打击高平地区的越军。同时以部分兵力分别反击同登等地的越军,配合高平方向的反击作战。

周德礼回忆许世友的著作

吴忠受领任务后,根据军区前指的战役决心,对南集团的作战方案进行了反复思考。他亲自带领各级指挥员到边境线上勘察,并指示部队和有关部门广泛收集情报,先后6次主持召开作战会议,对可供选择的几个主要突击方向的敌情、道路、地形反复进行分析比较,最后确定:把主要突击方向选在布局关方向,集中200多辆坦克、装甲输送车、自行火炮及坦克牵引车,搭载步兵部队,组成强大的装甲突击集团,首先在布局关实现突破,然后在东溪撕开突破口,随即沿4号公路北上,直捣高平。

1978年12月11日在广州军区司令部作战室举行了第一次作战会议。参加会议的有许世友司令员,副司令江燮元、吴忠、欧致富、黄荣海、叶建民,副政委邓逸凡等四人,政治部主任、副主任,后勤部部长、副部长、司令部参谋长周德礼,副参谋长焦玉山,下属各单位首长和作训处长,总参作战部副部长刘启明等。会议传达中央军委命令,然后由军区政治部主任王淳同志介绍了政治工作,参谋长周德礼介绍了出发时间、机动能力、交通保障、扩编和补充兵员、装备问题、通信问题、留守问题等七个方面的问题。并于12月13日发布开进命令,12月14日正式开始向广西方向开进。12月16日许世友司令员等部分高级人员。乘军区值班飞机到达南宁。

吴忠把作战方案设想呈报军区前指后,许世友很快予以批准。他给吴忠下达命令:“作战计划和兵力部署,同意你的建议。具体打法由你根据具体情况确定。我的要求只有一条:战役发起之后3个小时,你必须把坦克给我开进东溪这是死命令,决不动摇”

20日广州军区前进指挥所大部人员到达,21日正式开设广州军区前进指挥所,地点在南宁空军第七军青山指挥所。前指人员共编成七个大队规定了内部代号:司令部为一大队、政治部为二大队、后勤部为三大队、炮兵为四大队、工程兵为五大队、广空代表组为六大队、南海舰队代表为七大队。又将核心参谋人员则分成了三个方向组,分别对应南集团,北集团(都在高平方向),东集团(谅山方向)和机动部队。军区各参战部队于12月底到达全部集结地域。由于组织良好,集结过程中,只翻了一辆炮车,伤了两个人。

吴忠斩钉截铁地回答:“请许司令员放心,3个小时之内,我保证把坦克开进东溪城,只能提前,不能推后”

越南在苏联支持下,悍然于1978年12月25日向柬埔寨发动了全面进攻。面对越南咄咄逼人的嚣张气焰,中央军委于1978年12月31日再次召开作战会议决定,作战规模要扩大,增调部队,搞掉他3-5个师,时间延长到15-20天。

部队的临战准备在紧张有序地进行之中,吴忠每天忙个不停,时而下部队,时而在机关,听取汇报,参加演习,制定作战计划。他很清楚,这将是自己戎马生涯的最后一战。

1979年1月5号在南宁市西园一号楼大会议室召开第二次作战会议。参加者有司令员许世友、政委向仲华、副司令员江燮元、欧致富、吴忠、副政委杨树根、单应章,参谋长周德礼、副参谋长焦玉山、邓波、自治区党委书记乔晓光,广州军区司令员王海、南海舰队副参谋长柳条,还有南集团张、刘首长,北集团杨、陈首长,东集团朱、郭首长,机动集团诸、赵首长等。会上基本同意了司令部草拟的作战计划,同时根据大家的意见也做了许多补充,使作战计划趋于完善。

然而,就在这时,一道命令使吴忠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困惑,面临着他一生中最艰难的抉择。

图片 3

吴忠到广州军区就职之前,“揭批查”运动已经进入清查与林彪、“四人帮”两个反革命集团有牵连的人和事的阶段,曾任北京卫戍区司令员的吴忠在“文化大革命”中的表现也被列入了清查对象。他离开北京之后,北京军区成立了专案组,在经过严格的审查后,向军委和中央呈报了初步结论。

向仲华政委

1979年1月20日,中央军委下达命令:经党中央批准,免去吴忠广州军区副司令员职务。

1979年1月23日,广州军区参谋长周德礼赶往北京总参作战部。听取副总长杨勇、王尚荣,总政治部主任韦国清传达军委主席邓小平的指示。要求把选定的两处敌人彻底歼灭(高平和同登),不管付出多么大的代价,也要完成任务。战前准备时间可以长一点,可以延长到2月15日前准备就绪,可以多搞一些战场战前训练。同时确定了战争的作战行动名称为“对越自卫还击作战”。

此时,南集团部队的作战准备正进入最后的阶段。临战易将,乃兵家之大忌,况且吴忠的确是一员智勇双全的指挥员。也许正是出于这样的考虑,广州军区和许世友司令员扣下了吴忠的免职命令。

2月5日在西园进行了第三次作战会议。内容主要听取三位到各单位传达指示的副司令江燮元、欧致富,吴忠的汇报,也反映了各单位存在的问题和提出的建议。会议确定了打高平的同时要向同登发起进攻(当时高平是主攻方向,其它方向都是助攻)。许世友司令员提出了打同登时首先要用猛烈的炮火(高平是穿插包围,同登是正面强攻)。

可是,尽管如此,吴忠被免职的消息还是很快传到了前线,吴忠骤然变成了一个非常尴尬的人物。他已经被免去了正式职务,却还要继续担负作战指挥任务。他已经是一个被剥夺指挥权的将军,却要行使统帅南集团的职权。他已经不是广州军区副司令,却仍然是前敌的总指挥。

2月12号下午为了传达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的精神,召开了第四次作战会议。向仲华政委传达了中央会议的精神,特别指出,对越自卫还击战的性质是自卫作战。越南黎笋集团排华反华,制造边境冲突,霸占我国领土,枪杀我国军民,毁坏我村庄学校,犯下了严重的罪行,我对越还击是惩罚性的作战。交战时间不能太长时间,要抓准时机,在有限的时间内,打完就撤回来,空间不能太大,在有限的纵深内,歼灭一定数量的敌人,战法上要集中优势兵力,采取迂回包围战术,速战速决,歼敌速回。会议还传达了其它军委首长的讲话。许世友司令最后总结并宣布发起攻击的时间为2月17日拂晓。

吴忠本人是2月4日得知自己被免职的消息的。这时距自卫反击战发起只有13天的时间。他陷于了极大的痛苦之中。他面临着两种选择:

2月25日夜在南宁召开第五次作战会议(开战后第9天)。此时高平(2月25日)和同登(2月23日)都已经拿下,会议主要传达军委指示和讨论攻打谅山的问题。会议确定了以攻打同登的方式攻打谅山(正面攻坚 战术穿插)。向仲华政委指示:“要认真组织火力,把谅山彻底的打掉,狠狠的惩罚越南侵略者。”许世友司令员宣布:“27日拂晓攻击开始,谅山一间房子也不能留,没有意见就立即回去执行。”(这就是那句著名的名言的出处)

一是就此离开前线,返回广州,为自己进行申辩,争取早日搞清问题,解脱自己。

资料来源《一个高级参谋长的自述》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二是继续留在前线,继续指挥作战,等战争结束后再谈个人问题。但这样做,他确有许多为难之处,不仅在职务上不是名正言顺,而且从个人角度讲,既然对他的审查已经开始,如果他不及时申辩,时间越是拖后,他可能会越是被动。

责任编辑:

是去,是留。那些天,吴忠白天照常下部队检查战备,照常主持研究作战方案。只有夜深人静时,他独处一室,方一支又一支地抽着香烟,面壁苦思。他最终还是选择了留在前线,继续参战,继续指挥部队作战,挎着自动步枪步行指挥作战。

1979年2月17日凌晨,隆隆炮声打破群山的宁静,道道火光划破黎明的天际,自卫还击作战在上千公里的战线上拉开帷幕。炮火准备之后,吴忠一声令下,南集团部队兵分数路,全线发起进攻。

吴忠把南集团的指挥所移到了布局关前的一个高地上,距突破口只有几百米的距离。战役完全达到了出敌不意的效果。坦克纵队突破越军前沿阵地后,沿着乡间土路疾速前进,沿途击溃越军分队多次狙击,闯过几十处急转弯路段和数座狭窄的桥梁,强行翻越靠松山,如飞将军从天而降,于17日9时40分进入东溪。吴忠精心确定的突破方案获得完全成功,装甲集团的突破完全达到了预期效果。

第一梯队完成突破后,吴忠立即命令第二梯队投入战斗,向越军纵深不停顿地发起进攻。第二梯队部队以坦克为先导,步兵乘坐汽车跟进,如一道钢铁洪流,向越军纵深滚滚而去。越军指挥机构此时如梦方醒,终于断定中国军队的主攻方面在布局关方向,但是其主力已经在茶灵、朔江和复和方向投入战斗,在中国部队的强大攻势面前,根本无法也根本来不及调整部署。为了阻挡中国装甲突击集团的进攻,17日下午,越军在班翁地区炸开一个山区水库,倾泻而下的洪水很快淹没了装甲突击集团的必经之路,形成了一个长800多米、宽400多米、深1米左右的水障区。

第二梯队投入战斗后,吴忠下令指挥所前移,向东溪开进。随行的郭世荣考虑到吴忠的个人安全,决定调一辆装甲车给他乘坐,另外调两辆坦克一前一后担任护卫任务。吴忠闻言,眉头一皱,说:“老郭,你是打过仗的人,怎么现在也糊涂起来了。搞那些只能在战士面前耍威风、却中看不中用的玩艺儿干什么?”他让随行的警卫人员给他拿来早已经准备的自动步枪,把钢盔往头上一戴,说:“我们就这样进去。遇到敌人就打,没有敌人就走,这样最安全。”

就这样,吴忠肩挎着自动步枪,安步当车,从布局走到东溪,又从东溪走到高平,再从高平走回了国内。自卫还击作战进行了1个月,年过六旬的吴忠,硬是步行走完了越北山区的崎岖山路。

兵临城下谁来担当攻城总指挥?

我南集团部队到达高平城下时,北集团部队尚在边境浅近纵深与越军部队激战。

20日晚,军区前指发布命令:南集团和北集团部队会合后,由北集团指挥员统一指挥攻城战斗。命令下达时,吴忠正准备率指挥所由东溪向高平开进,指挥攻城战斗。看完电报,吴忠愣住了,因为电报中只规定了高平总攻的指挥员,没有规定吴忠协助指挥,甚至连吴忠的名字也一字未提。

图片 4

吴忠从13岁参加红军,经历的大小战斗不计其数,对作战命令的内容和含义早已经烂熟于胸。他后来说:“这道命令实际上解除了我对已经到达高平城下的南集团部队的指挥权。”吴忠再次陷入困惑和痛苦。怎么办?是原路返回,还是原地不动,还是继续前进。吴忠整夜未眠,抽光了整整一包烟。

当晨曦初露的时候,吴忠在随身携带的小本子上重重地写下了一行字:“当然应以党性参战。”他走出屋子,下达命令:“向高平前进。”大步踏上了通往高平的道路。

21日中午,吴忠率领指挥所到达高平城下的果冈,在听取情况汇报后,急电军区前指,建议不待北集团到达,迅速对高平城发起攻击。军区前指很快回电:同意吴忠的建议。于是,南集团部队于21日15时30分对高平城发动了攻击。各路的攻击部队奋勇前进,攻占山头,强渡河流,至21日傍晚,南集团控制了高平城南侧和东侧的几乎所有要点,高平城完全处于部队的火力控制之下。

经过侦察、反复研究,吴忠认定高平总攻不能再拖延下去了,必须立即发起总攻。于是,吴忠急电军区前指,许世友回电指示:不待北集团到达,部队于24日下午对高平发动总攻,任命吴忠为高平攻城的总指挥,统一指挥高平附近地区的所有部队。

图片 5

24日17时25分,吴忠一声令下,南集团的炮兵部队一齐开火,实施火力准备。高平城内浓烟四起,人员、车辆乱作一团。吴忠立即命令坦克和步兵部队出击,总攻高平。攻击部队兵分5路,似5把利刃直插高平城区。经过7个小时的激战,全歼守敌,占领了高平全城。

1979年3月5日,中国政府宣布:“自1979年3月5日开始,中国边防部队开始全部撤回中国境内。”3月16日,南集团部队全部安全撤回中国境内。在1个月的作战中,吴忠指挥南集团部队转战越北山区,连克数城,歼灭越军近万人,胜利完成了上级赋予的任务。

回国后,吴忠以豁达、坦然的心境,从容应对长达8年的审查,最终获得了组织的理解和信任。

1987年6月18日,经中央军委批准,北京军区党委对吴忠做出最后结论:“经审查,吴忠同志1971年3月至1977年9月,在任北京卫戍区司令员、北京市委书记期间,没有参与林彪、‘四人帮’篡党夺权的阴谋活动……鉴于当时的历史条件,经中央军委批准,予以结论”。XLW

编辑:中国历史 本文来源:哪位少将阵前遭免职,对越作战军事谋划的几次

关键词: www802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