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www8029com > 中国历史 > 正文

光武皇帝光武帝当为第生龙活虎

时间:2019-12-03 13:27来源:中国历史
原标题:同时拥有“中兴”、“定鼎”两项头衔的帝王,光武帝刘秀当为第一 在中国历代帝王中,汉光武帝刘秀,虽比不上秦皇、汉武那么显赫耀眼,但也绝非等闲之辈。在他头上,至

原标题:同时拥有“中兴”、“定鼎”两项头衔的帝王,光武帝刘秀当为第一

图片 1

在中国历代帝王中,汉光武帝刘秀,虽比不上秦皇、汉武那么显赫耀眼,但也绝非等闲之辈。在他头上,至少可以戴两顶桂冠:一顶叫做“中兴之君”,另一顶叫做“定鼎帝王”。而像这样同时拥有“中兴”、“定鼎”两项头衔的帝王,光武帝刘秀当为第一人,也是惟一的一人。

“中兴”意谓由衰落而重新兴盛,多用以指国家。《诗·大雅·丞民·序》:“《丞民》,尹吉甫美宣王也;任贤使能,周室中兴焉。”孔颍达《疏》引《正义》曰:“《丞民》诗者,尹吉甫所作,以美宣王也。以宣王能亲任贤德,用能使人。贤能在官,职事修理,周室既衰,中道复兴,故美之也。”据此可知,“中兴”即“中道复兴”的意思,这里是用来赞美周宣王的。

周宣王姬静是西周的第十一代国君,其父厉王姬胡是一位贪婪暴戾的君主,他在各种社会矛盾日益激化,统治危机日益严重的情况下,任用“好专利而不知大难”的荣夷公等人,垄断山林川泽的一切收益,不让平民采樵渔猎;同时还兴师动众,征伐淮夷和荆楚,给民众带来沉重的负担。他的暴政,激起广大国人的愤慨,“国人谤王”。他又靠巫术“监谤”,用高压手段制止民众的议论,使人敢怒而不敢言,“道路以目”。殊不知“防民之口甚于防川”,国人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终于“暴动”。厉王本人被迫逃奔到彘(今山西霍县东北),太子静躲于召公家,由召公用自己的儿子冒充太子交给愤怒的国人杀死,才算保住性命。当时宗周一片混乱,遂由召公、周公临时主政收拾残局,号称“共和行政”(另说由国人共推诸侯共伯和执政)。共和十四年(前828)厉王死于彘,太子即位,是为宣王。尽管这时周的统治力量已经大大削弱,但宣王在北伐和南征中均取得了一些胜利,于是被后来史家誉为“宣王中兴”。宣王在位近50年,此间社会较之厉王时期要好得多。一个朝代能有将近半个世纪的相对平稳,称之为“中兴”,也不全然都是溢美之词。当然,实际上西周并没有由此真正转衰为兴,而在宣王之子幽王时期便彻底灭亡了。

历史上继周宣王以后的中兴之君,是西汉的昭、宣二帝。原来西汉帝国在武帝时虽达鼎盛,但武帝穷奢极欲,繁刑重敛,外事四夷,内侈宫室,信惑神怪,巡游无度,使得天下虚耗,百姓流离,出现了空前的危机。武帝晚年,也的确认识到自己的过失,开始禁苛暴,止擅赋,与民休息,养民富民,可惜时间太短,未能真正见效。继立的昭帝刘弗陵,为武帝少子,在大臣霍光等的辅佐下,继续执行武帝晚年与民休息、轻徭薄赋的政策,取得“百姓充实”的积极成效。其后的宣帝刘询,自幼生长民间,“具知闾里奸邪,吏治得失”。他进一步推行轻徭薄赋、发展生产、评理刑狱等一系列政治经济措施,使社会继续平稳前进。经过昭、宣两代的努力,一度风雨飘摇的西汉王朝又兴盛起来,史称“昭宣中兴”。从时间上来看,西汉昭、宣二帝在位近40年,短于周宣王10年左右,但其后西汉又经过元、成、哀、平四代50余年方亡,又比周宣王只传一代11年就亡国,长了许多。从这种意义上来说,西汉的这次中兴,似乎要比西周的宣王中兴更名副其实一点。

西汉昭、宣之后的中兴之君,就是本书要写的主人公汉光武帝刘秀。刘秀本是汉室皇族后裔,在新莽末年的社会大动乱中,他先跻身于农民起义军中,后来独立发展,取得了天下。旧史家一般认为,王莽篡汉,汉的统序已经衰亡;刘秀起事后一直以匡复汉室为己任,所建立的新王朝也以“汉”来命名,加之他本人的皇族身份,这样汉的统序似乎又延续下来,故而被称为“光武中兴”。南宋陈亮甚至认为:“自古中兴之盛,无出于光武矣。”这里,如果抛开其他不论,单就上述史实的表象而言,有关光武中兴之说,也不是全然没有道理。正是从这种意义上,我们称光武帝刘秀为“中兴之君”。

当然,刘秀这位中兴之君与前述的周宣王、西汉昭、宣二帝等中兴之君,又有很大的不同。不论周宣王也好,抑或西汉的昭帝、宣帝也好,他们的中兴,都是在原有王朝框架内的复兴。而刘秀的中兴,却是重建了一个新王朝,只不过这个新王朝仍然沿用“汉”的称谓罢了。从这种视角来看,汉光武帝刘秀不仅是位“中兴之君”,而且还是位“定鼎帝王”。

“定鼎”一词,《辞源》(修订本)解释道:“传说夏禹铸九鼎以像九州,历商至周,都作为传国重器,置于国都,后因称定都或建立王朝为定鼎。”接着释文引《左传》宣公三年“成王定鼎于郏郧”,以及《文选》南朝宋颜延年(延之)《三月三日曲水诗序》“高祖(指刘裕)以圣武定鼎,规同造物;皇上以睿文承历,景属宸居”两例,以具体说明其用法。我们讲刘秀是定鼎帝王,即说他是开国之君的意思。尽管刘秀自称他所建立的新王朝为“汉”,而他本人身上也确实有着西汉刘姓皇族的血统,但事实上,刘秀的“汉”和刘邦的“汉”已经不可同日而语了。这里不仅仅是建都地点的不同,而且还有着更深刻的社会内涵的不同。

中国历史上的定鼎帝王,一般说来都是颇有作为的。远的我们姑且不说,就以西汉的开国皇帝刘邦而论,史家虽然颇讥其“好酒及色”,是一个元赖之徒,但对他的政治胆略、政治智慧与政治成就,却不能不叹为观止。《史记·高祖本纪》载:“高祖常徭咸阳,纵观,观秦皇帝,喟然叹息曰:‘嗟乎,大丈夫当如此也!”’当时刘邦不过是秦朝基层的一个小小的亭长,见到至高至尊的皇帝,竟然敢想-“当如此也”,可谓胆大包天。这充分表现了他非凡的志向和大无畏的勇气。正是基于这种积极的进取精神,所以早在陈胜、吴广大泽乡揭竿而起之前,他便以逃亡的形式开始了反秦活动。当陈、吴起事后,他立即响应,在家乡拉起一支队伍,投身到反抗暴秦的斗争之中。及陈、吴失败,他和项羽领导的武装力量,成为继续反秦的主力,并最终推翻秦王朝的统治。后来,他又灭掉项羽,统一天下,建立了中国历史上著名的西汉王朝。在此过程中,他所表现出的卓越的政治才干,以及不怕困难、不怕失败、不屈不挠的品质,都是很值得称道的。特别是他的用人艺术,更堪称一代绝唱。西汉立国之初,曾有过一场关于刘、项得失天下的原因的讨论。经过是这样的:一次,刘邦在雒阳南宫设宴,款待群臣。当酒酣耳热之际,他兴冲冲地问大家说:“列侯诸将无敢隐朕,皆言其情。吾所以有天下者何?项氏之所以失天下者何?”高起、王陵回答道:“陛下慢而侮人,项羽仁而爱人。然陛下使人攻城略地,所降下者因以予之,与天下同利也。项羽妒贤忌能,有功者害之,贤者疑之,战胜而不予人功,得地而不予人利,此所以失天下也。”刘邦听罢连连摇头讲:“公知其一,未知其二。夫运筹策帷帐之中,决胜于千里之外,吾不如子房(即张良)。镇国家,抚百姓,给馈馕,不绝粮道,吾不如萧何。连百万之军,战必胜,攻必取,吾不如韩信。此三者,皆人杰也,吾能用之,此吾所以取天下也。项羽有一范增而不能用,此其所以为我擒也。”刘邦的这番总结可谓肺腑之言,充分表现了他高超的驾驭人才的能力。因此,他在秦汉之际风云变幻的政治舞台上大显身手,成为最终的胜利者。

作为定鼎帝王的刘秀,比起他的先祖来,也并不逊色。在打天下的过程中,他奋寡击众,举弱震强,进退有节,延揽英雄,务悦民心,极富战略眼光,善于统领全局,最终平灭群雄,大业以济;在治天下的过程中,他以柔道理国,偃武修文,尊师重道,尤其是在对功臣的处理方面,较之先辈更技高一筹。《后汉书·光武帝纪》最后有这样一段记载,颇能反映刘秀本人行为以及个性的某些情形:

初,帝在兵间久,厌武事,且知天下疲耗,思乐息肩。自陇、蜀平后,非儆急,未尝复言军旅。皇太子尝问攻战之事,帝曰:“昔卫灵公问阵,孔子不对,此非尔所及。”每旦视朝,日仄乃罢。数引公卿、郎、将讲论经理,夜分乃寐。皇太子见帝勤劳不怠,承间谏曰:“陛下有禹汤之明,而失黄老养性之福,愿颐爱精神,优游自宁。”帝曰:“我自乐此,不为疲也。”虽身济大业,兢兢如不及,故能明慎政体,总揽权纲,量时度力,举无过事,退功臣而进文吏,戢弓矢而散牛马,虽道未万古,斯亦止戈之,武焉。

其大意是说,刘秀长期征战,厌恶武事,而且深知天下民众饱受战害,疲耗殆尽,人心思定,希望安息修养。自平定陇、蜀以后,除非遇到紧急情况,从不再论军旅战事。皇太子曾向他请教攻战之事,他竟回答说:“过去卫灵公向孔子询问战阵,孔子不作回答,这不是你所能理解的。”每天天亮他即上朝理事,直到太阳落西方才罢朝。又常常带领公卿大臣们讲论儒经的义理,夜里很晚才肯睡觉。皇太子见他如此勤劳辛苦,便乘机进谏,劝他颐爱精神,优游自宁,以享黄老养性之福。不料他却回答说:“我自己高兴这样,一点也不觉得疲累呀!”倘若用今天的眼光去看待刘秀,可称得上是一个工作狂。明末思想家王夫之说他“允冠百王”,认为“三代而下,取天下者惟光武独焉”,如此高的评价,也正好给本文开始所讲的刘秀非等闲之辈,做出了一个有力的注脚。

总之,汉光武帝刘秀是中国历史上一位具有双重身份的皇帝。他不惟是中兴之君,亦是定鼎帝王。本书揭示给广大读者的,就是两汉之际这位重要历史人物的一生。

本文为留珠《刘秀传》序章

图片 2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编辑:中国历史 本文来源:光武皇帝光武帝当为第生龙活虎

关键词: www802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