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www8029com > 中国历史 > 正文

辽宁万荣开采北周汾州尚书薛怀吉墓,万荣惊现

时间:2019-08-04 22:28来源:中国历史
原标题:【考古】万荣惊现北魏汾州刺史薛怀吉墓,为北朝研究增添新佐证 内容摘要:山西省考古研究所日前正式对外公布一项北朝考古重要发现:考古工作者在山西省万荣县西思雅村

原标题:【考古】万荣惊现北魏汾州刺史薛怀吉墓,为北朝研究增添新佐证

内容摘要:山西省考古研究所日前正式对外公布一项北朝考古重要发现:考古工作者在山西省万荣县西思雅村北抢救性发掘出一座北魏大型砖室墓葬。出土墓志证实,墓主人系北魏末年汾州刺史薛怀吉,葬于孝昌二年(526年)。出土器物380件(套),而墓志则记述了墓主人生平事迹和为官经历。

出土遗物380件(套) 墓志记述墓主人生平事迹和为官经历

关键词:

山西日报记者 孟苗报道:7月13日,山西省考古研究所公布万荣县北魏大型砖室墓葬考古发掘重要成果,根据出土墓志证实,该墓主人系北魏末年汾州刺史薛怀吉,葬于孝昌二年(526年)。专家称,薛怀吉墓的发掘是北朝考古的又一重要发现,出土墓志记述墓主人生平事迹和为官经历,再次印证了正史记载,为北魏隋唐墓葬制度、随葬品研究增添了珍贵的考古资料。

作者简介:

图片 1

  光明日报太原7月22日电(记者李建斌、杨珏)山西省考古研究所日前正式对外公布一项北朝考古重要发现:考古工作者在山西省万荣县西思雅村北抢救性发掘出一座北魏大型砖室墓葬。出土墓志证实,墓主人系北魏末年汾州刺史薛怀吉,葬于孝昌二年(526年)。出土器物380件(套),而墓志则记述了墓主人生平事迹和为官经历。

北魏汾州刺史薛怀吉墓位于万荣县西思雅村北,系当地村民在浇地灌溉时,发现田地大面积塌陷,砖砌墓室券顶暴露而发现。市、县文物部门接报后,先后到现场勘察。经国家文物局批准,山西省考古研究所联合运城市文物工作站、万荣县文物旅游局,于2017年8月至12月对该墓葬进行了抢救性考古发掘。发掘确认墓葬历史上曾多次被盗,且近期塌陷,墓葬遭受严重扰乱与破坏,已不复完整。

  薛怀吉墓位于万荣县西思雅村北,去年夏天,当地村民在灌溉时发现田地大面积塌陷,砖砌墓室券顶暴露。随后,经国家文物局批准,山西省考古研究所联合运城市文物工作站、万荣县文物旅游局,于2017年8月至12月对该墓葬进行了抢救性考古发掘。发掘确认墓葬历史上曾多次被盗,且近期塌陷,墓葬遭受严重扰乱与破坏。

图片 2

  据介绍,该墓葬全长50米,由墓道、过洞、天井、墓门、甬道、石门、墓室及耳室等组成。墓室内各类遗物、葬具、人骨等四处散布,均失去原位。经初步统计,出土陶质、瓷质、铁质、铜质、石质等各类遗物共计380件(套)。其中,陶质遗物主要是各式陶俑,完整者不足10件,其余为马、羊、鸡等陶动物形象及陶碗、陶罐、陶盆等残片;瓷质遗物有瓷碗底、执壶残片等;铜质文物有铜簪、铜扣、残铜环、五铢钱等,均锈蚀严重;石质文物主要是墓志一合、石椁一副。另外还出土玛瑙、玻璃质地的珠子数颗等。

据介绍,该墓葬全长50米,由墓道、过洞、天井、墓门、甬道、石门、墓室及耳室等组成。墓室内各类遗物、葬具、人骨等四处散布,均失去原位。经初步统计,出土陶质、瓷质、铁质、铜质、石质等各类遗物共计380件(套)。其中,陶质遗物主要是各式陶俑,完整者不足10件,其余为马、羊、鸡等陶动物形象及陶碗、陶罐、陶盆等残片;瓷质遗物有瓷碗底、执壶残片等;铜质文物有铜簪、铜扣、残铜环、五铢钱等,均锈蚀严重;石质文物主要是墓志一合、石椁一副。另外还出土玛瑙、玻璃质地的珠子数颗等。

  薛怀吉墓志是此次发掘最为重要的发现,墓志边长85厘米、厚15厘米。志文阴刻在青石方格内,每字一格,共26行,满行26字,正书,共计660余字。志文主要记述了墓主人生平事迹和为官经历,薛怀吉曾先后受封北魏镇远将军、恒农太守、益州刺史、梁州刺史、汾州刺史等,北魏正光四年(523年)殁于汾州刺史任上,死后诏赠平北将军、并州刺史,孝昌二年归葬故里。

图片 3

  墓主人薛怀吉正史立传,附于《魏书·薛安都传》。北魏河东王薛安都与薛怀吉父亲薛真度系从祖兄弟关系,三人均系薛氏家族在北魏时期的重要政治人物,南北朝正史多存传记。唐初名将薛仁贵(614年-683年)系薛安都六世孙;1995年万荣皇甫村唐墓主人薛儆,其先祖与薛安都同出一脉。

薛怀吉墓志是此次发掘最为重要的发现之一,边长85厘米、厚15厘米。志文阴刻在青石方格内,每字一格,共26行,满行26字,正书,共计660余字。志文主要记述了墓主人生平事迹和为官经历,薛怀吉曾先后受封北魏镇远将军、恒农太守、益州刺史、梁州刺史、汾州刺史等,北魏正光四年(523年)殁于汾州刺史任上,死后诏赠平北将军、并州刺史,孝昌二年归葬故里。

  山西省考古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马昇称,薛怀吉墓是山西南部地区经科学发掘的规模最大的北魏墓葬,出土文物内涵丰富,为北魏历史文化及考古研究提供了重要材料。特别是该墓具有明确纪年,为北朝隋唐时期墓葬断代提供了又一准确的年代标尺。

图片 4

薛怀吉墓形制规模较大,出土文物内涵丰富,为北魏历史文化及考古研究都提供了重要材料。该墓具有明确纪年,为北朝隋唐时期墓葬断代提供了又一准确的年代标尺。同时,该墓也是山西南部地区(太原以南)经科学发掘的规模最大的北魏墓葬,时代早、规模大,为北魏隋唐墓葬制度、随葬品研究增添了珍贵的考古资料。

山西省考古研究所副所长、研究馆员马昇称,墓主人薛怀吉正史立传,附于《魏书·薛安都传》。北魏河东王薛安都与薛怀吉父亲薛真度系从祖兄弟关系,三人均系薛氏家族在北魏时期的重要政治人物,南北朝正史多存传记。唐初名将薛仁贵(614年——683年)系薛安都六世孙。薛怀吉墓的发掘及墓志的发现,再次印证了正史记载,补充了相关历史信息,对南北朝历史文化研究具有重要价值。

(编辑:尚雯)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编辑:中国历史 本文来源:辽宁万荣开采北周汾州尚书薛怀吉墓,万荣惊现

关键词: www8029com